白鳥朧月

寫給那些人的,未成文的故事

【R18】【蕉純】The Phantom From The Midnight

她吻了你。

吻走了你眼中翻湧的海浪。

接吻的時候兩人的淚水交融。

你不禁去想這會是什麼味道,是酸的,還是鹹的?大概不會是甜的。

午夜的星光館中,寒月成了點亮兩人的唯一光源。這害你看不清她的表情。但是她掌心溫暖又是如此的真實。

這種真實感又多少次將你從輪迴中的虛無中獲得救贖呢?

你数不清,也说不清,就像是没有人会特意去数这一辈子刷了多少次牙一样。這都應歸罪於她泛濫的溫柔。

触碰着她的脸,就像是在无尽的海中捕捉到了一只水母,点点荧光,照亮了你一直被咸腥的液体蒙着的眼。

“抓住属于自己的星。”

她的座右铭从你心底掠过,這句話一直繚繞在你的灵魂深處。這讓妳此刻更想拋棄一切只沉溺于这幽...

1.3

我有的時候真的很想將很多美好留給你
可我聲音嘶啞
文采低下
畫技拙劣

更可悲的是
我怯懦膽小的身軀
裡面的靈魂污濁不堪

到底是什麼讓你願意去擁抱這樣卑微的我

【R18】【蕉純】City of star

注:已经重新补档全文地址


凌晨十二點的旺角街頭,燈火依舊通明,將光明直達到每一條小暗巷中。

穿插在一條街道的小巷中,一個夜宵小攤裡,攤主身前的白粥正翻滾著。咕嚕咕嚕,敲打出夜間最動聽的節奏。

夜越深,夜宵檔更喧鬧,加班結束的人們飢腸轆轆,他們聚集在這裡慰藉著自己空虛的胃和疲勞的身體。一起高舉酒杯抒發著今日的快樂與憂傷。

空氣中瀰漫著鄰座中國男子吞吐的菸味和香甜的粥味,如銀絲一樣的炒粉給其中添了一絲油膩感。

滾燙的豬雜粥冒著白煙,蒙上了純那的鏡片,貼心的戀人總是很快能察覺到並幫她摘下眼鏡,還不忘提醒一句“小心燙。”

呼呼地吹掉熱氣,豬肝和蔥花混著白粥一同放進舌尖,蔥花去掉了豬肝腥味並給它加了一股特別...

12.9

雪是會吃掉聲音的
可是雨是有聲音的
水是能傳遞聲音的
那麼,就讓我未曾說出的話語
藏在南方的雨裡面
待它凝成雪後
再送到北方的彼端吧

【Flowers丨蟲師】【真由理×蘇芳】雨現之春 上篇

雨現之春 上篇


春暮蒙络,倦,侧眸。暖乍,寒还,不慕莺。

夏息乞巧,慕,缱绻。情幽,步怯,新卿月。

秋意萧瑟,凉,拢衣。羽落,心惊,复前行。

冬已初雪,寒,阖窗。云散,星稀,突鹊鸣。

人的一生過於短暫,不過一瞬之間,朝生暮死罷了。

四季流轉,走過的路,如同清風略過綠林,唯有零星樹鳴,一切過而不留痕。

即便如此,也渴求著能給你帶來一絲涼意。


01

只是彌月初而已,便已經暴雨不斷了。

從房頂滲入的雨露滴進女青年的玄色衣裳上,滲進了絲麻之間。女青年趕緊以手捂頭,來遮擋雨水。陰翳的侯雲讓女青年鳶色的髮絲顯得陰沉了起來。

女青年取來了銅盤,放在了漏水之處的下方,好...

我最近已經不再想她了
是否在自我掙扎中得到了成長呢